?

稅率下調,對有色行業及鋁產業鏈有何影響?
 

3月5日,總理在兩會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深化增值稅改革,今年將制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稅率降至13%,將交通運輸業、建筑業等行業現行10%的稅率降至9%;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減不增。

從4月1日起,我國增值稅率下調政策將正式實施,生產制造業的增值稅稅率由16%降至13%。減稅新政策一出,瞬間引起了相關行業的熱議,今年兩會的減稅降費“大禮包”是繼去年的減稅政策之后的又一次減稅降費,此次下調增值稅率,將對有色行業盈利產生影響,國內定價的金屬品種礦業企業和新材料企業或受益。

冶煉加工業

采用固定金額或固定比例的冶煉費或加工費定價模式,對企業盈利無影響冶煉加工類企業的定價模式往往是采用固定金額或固定比例的冶煉費或加工費模式,剔除庫存因價格波動因素對利潤的影響,企業噸加工利潤或利潤率比較固定,因此增值稅率下調對冶煉加工類企業的盈利無影響。

礦企業

對于國內定價的金屬:礦產品的定價以國內資訊網站報價為基準,具體以企業價格商談為主,由于國內定價的金屬多為中國獨有的稀缺資源,礦業企業議價能力相對較強,因此如果增值稅率下調3個百分點,企業銷售收入將提升2.65%(1.16/1.13-1);同時假設含增值稅的采購價格不變、可獲得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成本占營業成本比重約20%(礦業公司成本端可抵扣增值稅項往往較少),成本端將提升0.53%,企業整體毛利將得到明顯提升。

對于國際定價的金屬:國內增值稅率的下調對礦業公司記入營業收入的售價沒有影響;同時采購的成本端可抵扣的增值稅額較少,如果含增值稅的采購價格因增值稅率下調而進行相應的下降,則企業成本端也沒有變化,因此增值稅率下調對國際定價的金屬品種企業盈利影響甚微。

新材料企業

產品附加值高,議價能力強,新材料企業或明顯受益對于新材料企業來講,其技術含量較高,在上下游產業鏈中具有較強的議價能力,其產品含增值稅的售價可以維持不變,因此增值稅率下調有利于其收入端的提升;同時,其主要成本端原材料成本多為有色金屬標準品,采購價格參照交易所價格制定,增值稅率下調對其原材料成本無影響。因此,新材料企業或將明顯受益。

具體到鋁產業鏈上,增值稅下調對鋁行業不同環節的經營利潤(成本)影響如下:

上游礦石采選

上游礦石采選毛利率較高,成本中不含稅部分與含稅部分相當,含稅部分包括能源、選礦輔料、運輸服務等,其他多為不含稅部分,如人工、資源稅、折舊等,由于抵扣增值稅需要有正規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開進來,考慮到采礦業不可抵扣較多,本身利潤較高,所以增值稅的下調對采礦業利潤提高有限。

中下游氧化鋁、電解鋁、鋁加工

中游領域成本中含稅部分比例較高,基本上可以達到80%以上,進項原材料等可抵扣較多,所以增值稅下調對企業利潤提升較高。下游加工行業主要成本也是原材料,特別是中低端加工產品原材料成本甚至在90%以上,下調增值稅對加工行業利潤提升也比較大。此外,由于中下游毛利較低,降稅對企業利潤提高彈性較大。

鋁進出口方面

鋁材進口因增值稅下調,導致含稅價格下降,有利于進口,不過進口鋁材與國產鋁材競爭不多,增值稅下調對能降低進口鋁材成本,鋁材進口規模相對較小,對國內鋁材供需影響不大,可能集中于某些特種鋁材方面。

不過,增值稅下調對廢鋁進口影響較大,一方面國內部分廢鋁是不含稅的,增值稅下調降低了稅差,有利降低企業成本,另一方面,進口廢鋁成本下降,有利于增加進口。

出口方面,考慮到目前出口鋁板帶退稅率在13%,鋁箔16%,增值稅下調后,原16%稅率必然下調至13%,至于13%的部分是否調整有待觀察。回顧去年情況,由于降稅僅有一個點,增值稅仍然普遍高于商品出口退稅,而本輪降稅大多數出口退稅持平增值稅甚至低于增值稅,因此我們認為出口退稅將同步增值稅下調。若鋁板帶保持13%出口退稅不變,則我們的出口比較優勢有所提高,低端鋁材出口空間擴大,有利于出口需求擴大。考慮到去年在降稅后,仍然提高了部分出口產品的退稅率,我們認為如果調整退稅率,鋁板帶出口退稅大概率會高于10%,即退稅稅差小于當前3%,有利于鋁板帶出口。

對產品價格影響

礦石價格方面,盡管國產礦石市場是賣方市場,但礦石報價主要以不含稅報價,因此增值稅下調,礦石含稅價格將等比例下調,即山西地區鋁硅比5.0的礦石500元/噸不含稅到廠,含稅成本價格將從625元/噸降至610元/噸,同比下降15元/噸,折合噸氧化鋁成本下降33-37.5元/噸,緩解氧化鋁廠成本壓力。

進口礦石方面,進口礦石報價主要以FOB報價,不含稅與國產礦石類似,增值稅下調將降低山東等地區進口礦石成本,成本下降與國內礦石基本類似。

氧化鋁價格方面,氧化鋁報價以現貨成交報價,三網報價都是含稅價,回顧去年5月三網報價,沒有因增值稅下調導致報價明顯跟隨下調的情況,據此觀察增值稅下調對氧化鋁價格取決于時點市場狀況。不過氧化鋁市場長期處于賣方市場,電解鋁廠長單價格仍將執行三網報價,增值稅下調對現貨采購價格的影響空間取決于市場博弈,且當前市場處于下行階段,貿易商觀望情緒較濃,資金套利空間小,氧化鋁價格恐難立即因降稅推動價格下調,但經過長期市場博弈后,價格將體現出增值稅下調的利好。

進口氧化鋁市場主要由貿易商主導,考慮到國內氧化鋁市場交易不連續的特點,若減稅時點內外氧化鋁價格基本持平,將觸發進口貿易商套利,降低進口氧化鋁報價。不過目前澳洲FOB仍高達390美元/噸(折合13%含稅價至少2950元/噸),相比國內高出不少,降稅能提高進口氧化鋁價格優勢,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一比較優勢很快將消失,考慮當前內外價差過大,減稅后進口氧化鋁對國內氧化鋁供需基本沒有影響,至少冶金級氧化鋁市場沒有影響。

出口氧化鋁市場,由于進口比價太低,反過來這出口比價較為合適。以今日澳洲離岸氧化鋁396美元/噸,匯率6.72折合人民幣約2660元/噸,但氧化鋁沒有出口退稅,目前觀察即便降稅至13%,按照山東、廣西地區三網均價2750元/噸測算降稅后理論價格將到2687元/噸,降稅后價格基本接近澳洲離岸價格,若國內氧化鋁繼續下調、海外氧化鋁價格上漲,則有可能打開出口窗口。

電解鋁價格也是含稅報價,與氧化鋁類似,但鋁錠交易活躍,且有期貨市場跨期套利,減稅時間確認后,遠期鋁錠價格將立即下調,下調幅度參考跨期價差變化。當前電解鋁供應偏過剩,價格相對低迷,降稅對鋁價相對偏利空,減稅可能大幅部分讓利于下游。

能源成本,鋁行業用能源主要包括煤炭(自備電)、網電、天然氣、煤氣,分行業來看。

氧化鋁行業用能源費用主要在天然氣、煤氣、煤炭,絕大多數氧化鋁廠都有自發電,采購網電量較小。天然氣價格為政府指導價,價格下調一般等到政策落地后幾個月才能執行,考慮到政府對制造業支持氛圍較強,預計降稅將絕大部分減稅釋放給企業,即10%含稅價降至9%含稅價。

其次是自備電煤炭成本,煤炭成本一般占發電成本6-7成,另外一部分是設備折舊,這部分基本不可抵扣。由于煤炭市場仍然處于賣方市場,且煤炭到廠價一般包括坑口價+運費,運價通常占比比較高,有的甚至超過高達一半,而運輸服務僅10%降至9%,因此,煤炭到廠價能降的空間并不大,自備電廠享受到降稅利好空間沒有那么大。

相對而言,采用網電企業享受降稅利好可能就更少了,上網電價、購電都是政策電,涉及發電企業、電網、用戶,而用戶端往往為弱勢,增值稅下調迫使電價下調難度較大,且由于煤炭成本居高不下,若無政策推動,直購電價格下調恐怕得下一輪購電協議。

綜合觀察,增值稅下調,對氧化鋁廠經營利潤改善高于電解鋁廠,主要是氧化鋁廠礦石采購是不含稅報價,而其他原輔料在產業鏈中議價能力相對較強;相比而言電解鋁廠,網電企業用電成本取決于電價改革,跟增值稅下調關聯度不大,自備電受益相對高;而其氧化鋁價格必須經過較長時間市場博弈。對于煤炭、礦石采選來看,其本身盈利空間較高,增值稅下調利好彈性不大;另外對于鋁行業運輸來看,長距離以鐵路運輸為主,運價下調取決于鐵道部;公路運輸成本降幅會比較明顯。鋁加工方面,由于增值稅下調,將顯著降低企業經營成本。

(來源:鋁道網)

和我們聯系(*)為必填項目

友情链接: